www.ayx.com|ayxcom|首页

✨✨🌙【备用网址yabocom.tv】ayxcom|首页【有些明明希望可以再见的分别,却偏偏不会有再会了】,【因为他从来懒得跟人讲道理,打不过人家,讲道理不管用;打得过人家,讲道理好像没必要】,www.ayx.com【君子坐而论道,少年起而行之】,ayxcom|首页【有些人心如花木,皆向阳而生】【当这个世界给予自己善意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珍惜,要惜福,无论大小】

当过“罪人”的姆巴佩距离自己的英雄时代有多远?

梅西离开效力巴萨的新闻是这个夏天足坛最火爆的新闻,而巴黎是为数不多的下家之一,或许已经球迷在联想内马尔+梅西的黄金时代,但之于姆巴佩呢?此前他一直在表达“儿皇梦”,倘若梅西能来,他会走吗?倘若梅西能来,巴黎还要强留他吗?

或许,关于姆巴佩的故事不止于此。今夏的欧洲杯上,他就经历过被「自家人」辱骂和讽刺,因为姆巴佩在与瑞士的十二码中罚失点球。

战火甚至引燃到看台,拉比奥特的母亲与博格巴、姆巴佩的亲友团发生长达20分钟的口角;

在法国出局后一周,又爆出格里兹曼居功自傲,不满媒体对本泽马回归后的宣传照顾。

姆巴佩不但是法国足球的天选之子,1.6亿欧元的身价也是本届欧洲杯的NO.1。

但仅仅4场比赛之后,姆巴佩就名不副实了。数据显示,法国天才是本届欧洲杯同阶段射门次数最多的球员,遗憾的是,14脚射门却颗粒无收,5次命中门框范围内的射正率也很一般。“姆巴佩在欧洲上0进球,就像是戈贝尔在NBA季后赛0盖帽的表现。”听起来很扎心。2

姆巴佩一度和西班牙前锋莫拉塔在浪射榜单上“齐头并进”,但昔日被球迷调侃的“双逆足”前锋进入淘汰赛后迅速化身为斗牛士军团手中的圣剑。即使在被意大利淘汰出局的夜晚曾和姆巴佩一样罚失点球,但替补上场后临危救主的莫拉塔并没有被扣上“罪人”的帽子,相反,连续两届欧洲杯至少打进3球,现役球员也只有C罗与之媲美。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莫拉塔赢得“虽败犹荣”,姆巴佩则淹没在口水之中。姆巴佩罚丢原本可以帮助法国续命的点球后,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他被认为是法国出局的罪魁祸首。

三年前带着法兰西入天堂的风一般少年,当下也曾推着高卢雄鸡入地狱。以至于当下的法国媒体仍存在秋色算账的冲动情绪。他们不理解姆巴佩为何在点球大战中踢出门将最爱扑的半高球,成全了瑞士67年来首次在国际大赛中赢下点球大战;他们无法原谅姆巴佩在对阵瑞士的补时阶段,草率地挥霍了一次终结比赛的单刀球。

主观上理解的意外,伤口会深一些,记忆会久一点,姆巴佩的射术和抗压性同时被怀疑也就不意外了。因为有事实作支撑:

战德国,5次过人成功1次,4次丢失球权;战匈牙利,6次射门1次射正;战葡萄牙,13次对抗成功1次;对阵瑞士,5次射门全队最多,全部脱靶。这些都是姆巴佩身价名不副实的证据链,即便在对阵葡萄牙时曾为本泽马送出助攻,媒体的审美观也发生了变化:“姆巴佩在国际大赛中的第一次助攻为何来得这么晚?”

所有的事物都有可能在一瞬间,发散成截然不同的影响,这是竞技世界的残酷,但也形成兴师问罪的缺口。

“姆巴佩的傲慢让法国很快就被淘汰了。”这是《米兰体育报》的点评,而以罗滕为代表的名宿认为姆巴佩过于膨胀,虽有落井下石之嫌,但姆巴佩确有让人抓得到的小辫子。

在欧洲杯开赛前,姆巴佩跟抱怨他不传球的吉鲁讨要说法,理由是“自己被冒犯了”,幸得被主帅德尚劝说才得以罢手;在法国出征欧洲杯前,姆巴佩的高姿态与德尚的谦虚形成鲜明对比:“能连续在两届大赛夺魁将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最近《队报》又披露,姆巴佩的任意球主罚权是向德尚逼宫而来的。众所周知,法国的任意球原本第一顺位人选是格里兹曼,博格巴是备选,但姆巴佩夺权后,被打压的格列兹曼只能主罚传中区域的任意球,这无异于自断一臂,因为职业生涯里姆巴佩任意球破门次数是尴尬的0。

跃跃欲试不是毛病,越俎代庖的自负却容易让人反感。谁之过?主帅德尚的宠溺过度,还是姆巴佩习惯以自我为中心。

2017年卡瓦尼和内马尔为争夺点球主罚权,争得面红耳赤,当记者询问姆巴佩作何感想时,「局外人」的回答一石二鸟:“我不会那样做,因为这样会引发球队冲突的。”2018年巴黎开局9连胜,但三叉戟互动有限,数据显示:姆巴佩每200脚传球中只有5%分配给卡瓦尼,内马尔是更为极端的0.5%。当时舆论的焦点是同情卡瓦尼,在欧洲杯出局的背景下又形成了迟缓的蝴蝶效应,格里兹曼和吉鲁在法国队的遭遇与卡瓦尼昔日在巴黎的生存写照如出一辙:一个被剥夺了直接任意球主罚权,一个在锋线上孤立无援。

姆巴佩的「犯上」不局限队友,对主帅”一视同仁”。2019年巴黎1-5惨败里尔,错失提前登顶法甲的机会,姆巴佩赛后公开质疑图赫尔的战术;在2020年10月在巴黎5-0大胜蒙彼利埃的比赛中,姆巴佩在下半场被图赫尔换下后一脸不悦,在众目睽睽之下怼了主帅:“又是我,又一次被换下场,为什么?”

如果偶尔昏头,也无可厚非,但在图赫尔下课之前,姆巴佩至少3次甩脸色。“我感觉自己更像是一名体育政治家或体育部长,而不是教练。”德国人的话耐人寻味。

从法甲冠军到世界杯冠军,从法国足球先生到金童奖,每一年姆巴佩都在缔造纪录和收割荣誉,他没有辜负1.8亿欧的天价转会费,这是巴黎的幸运,但这不是耍大牌的资本。

姆巴佩在法甲打遍天下无敌手,但贵为接班梅罗的候选人,也是一朵温室的小花,总得看一看外面的世界,这就让享受个人英雄主义的巴黎坐立不安了。巴黎主席纳赛尔表示:“即使给我十亿欧元,我也不会卖掉姆巴佩。”

32.5万英镑的周薪代表着巴黎的诚意,图赫尔的下课被认为是巴黎讨好姆巴佩的一种方式,巴黎续约姆巴佩14岁的弟弟也是挽留法国天才的人情牌。法国欧洲杯出局后,姆巴佩遭遇种族歧视,大巴黎又是第一时间在王子公园球场拉横幅支持自家的孩子。

被偏爱的有恃无恐,而在民意调查中,姆巴佩也是最受法国人喜欢的法国球员,金钱和地位或多或少地助长了姆巴佩的骄傲。如果法国载誉而归,姆巴佩的情商、性格、球风都会被包容和淡化,即使被批评也至多停留在皮毛之痒。

但,四年一届的世界大赛容错率极低,何况本届欧洲杯由于疫情推迟了一年,珍惜舞台、展现自我是巨星的本能反应。但姆巴佩搞砸了,《世界报》则将姆巴佩看作法国幻灭的象征。瑞士门将索默扑出点球后有多张狂,高卢雄鸡就有多低沉,这一扑相当于给了姆巴佩一记响亮的耳光,广义上的名气和实力与胜利并没有直接关联,如同大巴黎上赛季无缘法甲冠军,“里尔奇迹”的另一层意思是大巴黎遭遇滑铁卢。

姆巴佩踏进了“同一条以自我主义为中心的河流”,巴黎和法国双线失利有骄兵必败的相似性,铩羽而归是对自我主义的认真审视。

同样来自巴黎郊区的阿内尔卡语重心长地写了一封信给姆巴佩:“2008 年莫斯科的欧冠决赛,那已经是第 7 轮主罚,范德萨做出了扑救,切尔西的失利完全是我的责任。在之后的两三个月时间里我都感到非常难受,面对面看到队友们,这都非常艰难。只有通过比赛和进球,我才可以克服那段煎熬。”

与过去和解的方式如阿内尔卡所言“通过比赛和进球”,但快23岁的姆巴佩需要在豪门镀金,这也是饮恨出局后,外界呼吁他留洋的原因。

与葡萄牙比赛后,姆巴佩曾深情看着自己的偶像C罗,眼神清澈,不见锋芒,或许,在追逐光和成为光过程里,跌跌撞撞,起起伏伏,姆巴佩才会真正明白成长的代价,如果需要一个顺势而为的契机,认清自我的欧洲杯是一场及时雨,远比三年前站在世界之巅更有意义。现在,他又重申了自己加盟皇马的愿望,愿意降薪,愿意重新开始。

“生活是一部悲喜剧,只有融入其中,才能知其苦乐。”属于姆巴佩的英雄时代并不遥远,但也非一帆风顺,识自己,才见天地。